像是在树林里睡去了

    恍然梦醒,犹见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  踏着干枯的满地枝桠,它们脆生生的哀鸣不绝于耳。这每一步走远,便又是断裂的声音。我听着就仿佛骨髓一节节次第绽开,仿佛生命的支撑土崩瓦解。
    沉溺在时而杂乱时而规整的声音里,安静走到树林深处,瘦长的枝干越发显得这里孤凄,干冷。如同风从树的间隙穿堂呼啸而过。我不禁一个寒颤,不见了叶子,也不见了云朵。哪怕几抹寒鸦的黑色也会令这层层叠叠、深浅不一的枯黄略富生机。我抚着光秃的树,指肚划在苍老的易碎的它的肌肤。那些裸露的树皮便簌簌落地。
    你说的最后一句话,如刻烙在胸腔的洞口,红色的滚烫的汁液总要燃起一团熊烈的火,烧光整片树林。可我苦苦踏过地上每一节残枝,这林子依旧如常。点不着我欲撕扯的心肺,点不着我欲焚身的情冢。
    夜露凝重,打湿我的衣裳。像是在树林里睡去了,原来那些虫豸蝶花都同我安眠。空旷之处总显得静谧不扰人,我心心念念的你的话语也一同陪葬。噩梦不绝,风声不止,年岁的车轮又开始滚动。不知我是跟随它行走,抑或在齿轮交错时无数次被碾碎又拼凑完整。为何我眼中的树林从未有过绿透的芽,为何我眼中的草甸从未有过红艳的花。
    “这里,我可以在这里长眠么。逃离污浊的世俗的束缚,摆脱令人讨厌的肉体。眼睛,最后再看看你;手臂,再抱你最后一次;嘴唇,在你呼吸的地方,以吻封缄。和死亡来一场永恒的交易。”
    你走了,幻影却在我极端的自虐时出现。这一次,为了更真切地感受你,我站在峭崖边沿。那下面翻腾不息的海水,消遣着我的哀伤。石子逃窜向其中,我纵身一跃,像是在空中停留许久。风托着沉堕的身体,找不到下落的尽头。天灰蒙蒙,在我吞下咸涩的海水时,这是最后的映像。
    死亡是宁静的,简单的。而活着更加举步维艰。
    病房的蓝色令我淡漠。我望向窗外,迎着目光的是一片葱郁的景致。仿佛吸一口气都充溢着草的馨香。
    而你,终于不再离开。

本文由澳门新濠新天地3559发布于网站概况,转载请注明出处:像是在树林里睡去了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