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何宝荣用一种偏激的方式表达不满的时候

   再看春光乍泄,最大的感受是一种强烈的天真。
  
  黎耀辉需要何宝荣无孔不入的依赖,享受这种无理的纠缠,典型吃软不吃硬的脾气。何宝荣一直有让人疼爱的特质,强烈的依赖性,不识好歹,又有超乎常人的坦诚。即使发着烧,面对[起来做饭]的要求,黎耀辉仍然毫无抗拒地接受了,他认为这是他最直观的表达感情的方式,试图用温柔感化何宝荣的桀骜。“有些事情我一直没告诉何宝荣,我并不希望他太快复原,他受伤的日子是我和他最开心的。”也因为这样,在何宝荣用一种偏激的方式表达不满的时候,辉觉得自己的呵护被人弃如蔽履,伤心之余不可避免的挫败使他选择了立即抽身,把何宝荣像个小孩一样地抛弃了。
  
  相信不管是不是对哥哥有所偏爱,影片即将结束的时候何宝荣的痛哭都让人着实揪心了一把。荣一直渴望最大限度的爱,这种渴求促使他举着伤手死皮赖脸地跟辉挤一张沙发,在凌晨拖他起床晨跑,害他生病毫无愧意,在他身上腻来腻去要求他做饭,任性让他能感受来自辉的宽容的毫无原则的爱。在渴望得到满足的同时,荣是相当乖巧的,会在车站老老实实地等辉下班回家,每天按时地接听电话,亲密无间地跳舞拥吻,表达自己的热情。但是这种满足一旦受到了侵犯和威胁,他的偏激和不可理喻也会立刻突显出来。
 
  影片中不难发现何宝荣的脆弱和慌张,可以说是不知所措的。他一遍遍地质问黎耀辉"做了几次",借此表达自己的不安,渴望得到辉的肯定和溺爱。可惜黎耀辉的热情只表现在为他做饭擦身的温柔当中,更多的时候,辉的表达都是严肃甚至严厉的。黎耀辉的自尊甚至更为强烈,在爱情中也不例外。这无疑让何宝荣感到惊慌。

  大部分时候,何宝荣对黎耀辉的感情都具有强烈的自信,也是这种有恃无恐让他一次次地对黎耀辉说出"让我们重新开始"。但这次何宝荣明显动摇了,他需要一种更激烈的方式确认辉的感情。不过显而易见,他的试探选错了时机。黎耀辉在毫无底线的温柔过后,重新面对背叛难免心灰意冷。但对何宝荣来说,不过和以前一样,是一次不合时宜的任性。在他为护照对黎耀辉口无遮拦的同时,黎耀辉心中已经失望透顶,任何一句话都有较之以前成倍的杀伤力,这些是何宝荣从未意识到的。黎耀辉的离开让他始料未及,甚至意识不到自己究竟错在哪里。公寓里的大哭与其说是因为痛苦,不如说是因为一息尚存的期待和委屈。

  电影没有采用摄氏零度里黎耀辉意外的结局,简直是让人庆幸了又庆幸。在我看来,何宝荣渴求更多的爱,本身没有任何错误,相反的是毫无做作,无所畏惧。他重新寻找黎耀辉的心情,一定是殷切真实的。让他面对爱人突如其来的离去,这种尖锐的痛苦让人难以想象,实在残忍得有些过分了。我想这并不是所谓[hppy togther]想要表达的。

  不管是何宝荣还是黎耀辉都带着超乎寻常的单纯。

  ——爱一个人的时候,内心永远是澄澈的。
  
  "想吃什么啊,给你带。"
   "你带什么就吃什么啊。"

  可能这个瞬间才是这段感情最圆满,毫无间隙的顶端。   

本文由澳门新濠新天地3559发布于网站概况,转载请注明出处:在何宝荣用一种偏激的方式表达不满的时候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